养殖技术
治理农村畜禽污染沼气设施待盘活

为解决困扰农村环境整治的畜禽粪便污染问题,贵州多年来持续实施农村沼气项目,在环境整治方面取得一定成效。但随着农村生活条件改善、新型经营主体的增多,出现“户用沼气池使用率偏低”与“中小型养殖场有建池需求缺项目支撑”并存现象,影响治理效果。基层干部群众认为,政府需调整相关政策,盘活已有沼气设施,让农村沼气工程继续发挥治理农村畜禽养殖污染作用。


 
农村沼气化解畜禽粪便污染

贵州经济发展相对滞后,且山地、丘陵居多,为解决生产生活,广大农村群众尤其是在一些少数民族地区,自古就有传统养猪、养牛、养马习惯。近年来,随着养殖数量的增多,畜禽粪便成为污染农村环境的头号因素。

“一天下来牛粪就有2吨多,建沼气池需要30多万元,资金上承受不起不说,沼液还处理不了。”36岁的贵州遵义县贵龙养殖场场长王克伟说,“如果乱堆不光气味难闻,而且有寄生虫病菌,污染土壤和地下水,被政府查出来会遭到处罚甚至关闭。”

畜禽养殖产业是遵义县的传统优势产业,像王克伟这样的养殖户不在少数。近年来,随着畜禽养殖规模的扩大,产生的废弃物数量大幅增加,环境污染问题日益突出,畜禽养殖污染成为遵义县农村的重要污染源。

2014年,遵义县引进贵州沼阳科技有限公司,在团溪镇投资6500万元,建设了“再生资源综合利用节能环保”示范性项目,集中供气项目辐射周边30公里,主要产品为民用生物燃气、有机肥和绿色有机蔬菜。今年初,王克伟和该公司签订协议,养殖场的牛粪无偿提供给公司处理。

目前,项目一期于今年7月试运行,对70户农户供气,遵义县已有14家养殖场与沼阳公司签订合作协议。最终,将形成以年产气300万立方、有机颗粒肥3.6万吨以及500亩绿色果蔬种植示范基地的循环经济产业链。

农村沼气项目面临新问题

但面对新的农村形势,这一项目发展面临一些新问题:

一是户用沼气池使用率偏低,后续服务管理滞后,沼气综合利用程度不高。贵州省农委农业生态与农村能源处副处长张可志说,随着农村电网工程完善、外出打工人员增加,户用沼气池被弃用现象明显,正常使用率只有47.6%,个别市县仅为27%。农村沼气后续服务网点的技工没有固定工资收入积极性受挫,并大量流失,后续服务无法满足农户实际需要。

一些基层干部反映,绝大多数农户只停留在对沼气的使用上,尚未掌握沼液浸种、沼渣施肥等技术,有的农户将沼液、沼渣白白丢弃,既浪费了优质资源,又对环境造成了二次污染。

二是中小型沼气池使用受市场影响大,部分养殖场有需求但无项目支持,建设不规范。刘孝松说,中小型养殖场抗风险能力弱,养殖量波动大,导致部分中小型沼气工程闲置或间歇使用,目前国家已经停止了对这部分沼气工程的投入,但这些养殖场带来的面源污染也往往最严重。


三是发展集中供气项目实现多赢,但政策和管理有盲区,导致安全隐患极大。杨荣民说,集中供气点选在养殖场密布的区域,消化养殖场污染物,解决了国家投入中小型养殖场建沼气池但抗风险能力弱的问题。但沼气属于危险品,没有明确的主管部门,政策上的盲区会带来巨大的安全隐患,一旦出事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须多管齐下根治畜禽污染

基层干部群众呼吁,政府有关部门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变化,及时调整政策,多管齐下,采用“组合拳”根治畜禽污染。

第一,预留部分户用、小型沼气指标,实行先建后补,做好沼气后续服务,稳定后续服务队伍。黔东南州能源办主任刘光美建议,预留部分户用沼气指标,农户凭申请获取,采用先建后补管理。因地制宜地设立些山区小型村级集中供气沼气工程。

张可志建议,尽快改变重建轻管状况,把已建成的户用沼气池用、用活,把后续维修服务工作作为社会公益事业管理,巩固农村沼气建设成果。

第二,加大农村沼气工程后端净化处理力度,支持农村“三沼”的综合利用。农村沼气工程需与畜牧、环保等部门协调配合,需加大监管力度,使畜禽养殖场大中型沼气工程充分发挥综合效益,解决粪污无害化处理的同时提高沼气使用率及沼液、沼渣综合利用率。同时,加大对养殖粪源污染的处罚力度。

第三,发展生态循环农业,拓宽农村新型可再生能源开发渠道。通过大力发展生态循环农业,延长沼气产业链条,研究制定鼓励开展沼渣、沼液利用的政策措施,推出一批适合农业、农村特点的沼肥产品,沼肥施用装备和应用技术。


Copyright (C) 2014-2015